一个喷嚏8米远:世卫称考虑据此修改口罩使用建议


他提到,只要我们按照要求做好科学防疫,防疫与公共复产工作可以兼顾。

4月2日,《自然》杂志发表的一项德国研究称,在对德国9例新冠肺炎成年患者进行分析后发现,新冠病毒在感染初期,上呼吸道有大量病毒复制和脱落,也就是说,患者上呼吸道复制活跃,病毒可能在症状出现后的第一周内 “排毒” 水平较高。其中2名早期肺炎症状患者在症状出现10天后,其痰液中仍持续有大量病毒脱落。症状消失后,痰液中仍能检测到病毒核酸。这也印证了此前学者发现的 “轻症患者具有传染性” 的结论。

不信看看科莫的很多演讲,说得真是有水平,让人听得心潮澎湃。但就是纽约州的疫情糟糕得一塌糊涂。特朗普总统前后说的话根本不能往一起摆,因为自相矛盾太多了。但他债多不愁,昨天说昨天的,今天说今天的。他之前对疫情风险轻描淡写,支持者说他那样做是为了安慰大家。现在他改口了,那些支持者又说他在采取行动,发挥领导力。反正危机到来了,社会有加强团结的内在需求,谁露脸多,参与的交流多,最后总的结果就很可能加分的。所以特朗普和科莫都赚了,最惨的是失去了抓手的拜登,他差不多“被忘掉了”。

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,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。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。不仅他,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,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。报道说,在10个“大型民主国家”,自疫情暴发以来,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。这是很大的增幅。

他表示,世卫组织正在对麻省理工学院和其他机构的新研究进行评估,将在未来几天内举行会议讨论是否修改关于戴口罩的建议。

“数据统计,目前为止尚没有发现复阳患者导致疾病传播的确切病例。在当前举措下,专家认为,无症状感染者导致大流行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喷嚏的高速视频成像,绿色为较大液滴的轨迹,红色则是小液滴。小液滴在云雾中可被裹挟传播得更远,甚至进入房间的通风系统。图片来源:MIT

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,政府干得太差了,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“灵巧的嘴”。

在中国,情况正相反。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“会做不会说”型。湖北最危急的时候,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,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,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,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。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,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,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。

科技部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司司长包献华说,对复阳和无症状感染者问题,既要高度重视不能掉以轻心,也不必过度恐慌。